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首席

01-02   03  04  05  06

因为实在太——久没更了,所以还是写一个前情提要方便你我他_(:зゝ∠)_

前情提要:

      源源在店里遇到了猥琐大叔,小凯及时解围,然后两个人眉来眼去……嗯,简单粗暴的来说就是这样。


07.

晚上十一点十分,今天结束得还算早。王源抬眼望了望墙上的挂钟,王俊凯说下班后会来宿舍找他。

明天还要上班的,这么晚了,他还会来吗?

“大源,好了不?”刘志宏打着哈欠甩着刚洗干净的手快步走来,“快走吧,我现在站着都能睡!”

“哦,好了好了!”王源搜寻了一圈没见着王俊凯的身影,抓起桌上的工具包,匆匆跟着刘志宏一起回宿舍了。

也许他早就忘了吧。

刘志宏听说了9号故意留着王源一人给那出了名的奇怪大叔按摩的事,义愤填膺了一路,这嗓门越来越大,也不知道刚才说站着都能睡的人是谁。

“你小声点,到时候给别人听到,9号更烦我了。”王源压着声音吭哧吭哧地爬楼梯,他们的宿舍都在一栋楼,普通的老式平房,分别在三个楼面,他和刘志宏的房间在五楼。

“哼,听到就听到,他好意思做我凭什么不能说。”话是这么说,刘志宏的声音还是轻了点,但脸上的表情可一点都没含糊,“再说,烦就烦,谁怕谁啊?你现在不还有个新师傅嘛!人家可是他上司的上司,他再欺负你,你就让你师傅炒他鱿鱼!”

王源闻言笑了笑,露出一截贝白的兔牙,“怎么可能,别瞎说了。”

差不多的话,王俊凯也讲过。也许只是一时的气话吧,再怎么想,为了一个小学徒去开除一位有经验的理发师,这都太划不来了。

但这也能让王源心里暖好一阵呢!

“诶,总监?您怎么在这儿啊?”刘志宏看清了那站在自己宿舍门口的人影,走在前面的他突然停了下来,差点让紧随其后的王源一头撞上来。

“凯哥?”王源歪着的小脑袋从刘志宏的背后露了出来,欣喜的小脸在昏黄的楼道灯下依然显得温润又明媚。

刘志宏眼睛骨碌一转,抓过王源的工具包一个人进了宿舍,躲门后边瞧着王源带着王俊凯上了去屋顶的楼梯,嘻嘻笑着傻乐。

 

“你和……那个男孩儿一间宿舍?”王俊凯望了望周围,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问了句。

“对啊,他叫刘志宏,和我同一批进来的。”

“你那宿舍那么小一间,多不方便。”王俊凯轻轻拧着眉,他平时看来柔和温吞,但一对眉毛很是英气,此时看起来确是有些威严的。

王源却不太明白他说的,歪了歪头,“什么不方便?大家都是这么住的呀!”

“唔,那就好。”王俊凯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摸了摸鼻子淡淡笑着掩饰了过去。

月光拢在了浓浓的云层里,只看得见朦朦胧胧的一个轮廓。整个屋顶只有楼梯出口那儿有一盏灯,零零星星有几只蛾子围着它飞,王源抬头看了一眼,抿嘴笑了笑。

“怎么了?”王俊凯跟着抬头看了看,不太明白他在笑什么。

王源只是摇摇头,“想起小时候在老家,唯一的电视总是放弟弟爱看的。我做完作业闲来无事,就会一个人出去走走。一到夏天,路灯周围簇着一群群的蛾子,我总想数数有几只,却从来没数清楚过。”见王俊凯垂着眼眸望自己,王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我好幼稚好无聊,才会去做这种事?”

王俊凯抿嘴笑着摇摇头,只觉得他可爱得纯粹极了,其实他想问王源家里的事,却见王源一直不愿提起的样子。王俊凯垂了垂眼睛,把捂在手里的一罐纯牛奶塞进了王源手里,“还温着,快点喝了吧。”

透露出些许不明意味的杏眼望了望手中传来温吞热度的纯牛奶,又抬眼去看面前那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男人。

“凯哥?”

“还想不想长高了?快点喝了,待会儿睡得也舒服。”王俊凯细心地伸手替他插好牛奶的吸管,见他边喝边眨着眼睛望自己,这么小、这么乖,真想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就是这么乖的样子,才总被人当软柿子捏吧。

“我和你们店长说了,从明天开始你跟着5号,不许9号再差遣你做任何事。”说着,王俊凯的脸慢慢沉了下来,“你也是,9号不肯教你东西,还敢让你单独去给那种人渣按摩,干什么忍气吞声不跟主管说?”

“我……”进依蕾托学的第一课是顾客就是上帝的小学徒哪里懂得还能拒绝的道理。

“要是我今天没有及时赶到,你……你这小家伙就羊入虎口了你知不知道?”王俊凯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捏他觊觎许久的王源那糯米团子似的脸蛋。

王源呆呆地任由他把自己的脸捏得变形,这样亲密又宠溺的动作他几乎从未体验过,热度爆炸般地冲向了他的耳根,叫他不由地低下头不想叫王俊凯看见。“哎呀,知道了凯哥。”王源吸溜吸溜喝完了的牛奶罐子,示意王俊凯自己已经喝完了。

晚风习习吹动着王源额前的刘海,露出一小截浅浅的眉毛,看起来柔软无害,“好好跟着5号学,不懂来找我也可以。若你学得好……”王俊凯轻轻吁了口气,桃花眼有些闪躲地望向了远方的灯光,“就破个例,把你这给小学徒的名字也加到进修名单里去。”

“进修?”就算王源才入行没多久,他也知道,这种公费的进修学习名额从来都是有限的,因为专业学校的一次完整培训零零总总加起来怎么都要逼近五位数,所以能够去参加培训的一般都是店里重点培养的发型师或者至少是技术比较好的发型师助理。

给一个学徒小菜鸟机会去参加进修,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想要开这个先例,光靠给你机会还是不够的,你得让别人也心服口服才行。”

 

08.

王俊凯来分店的目的是为了挑选参与培训项目的学员。督查只是个幌子,可既然已经是个幌子了,那当然得把戏做足了,不能让别人知道了才好。因此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干着督查的活儿,实则眼睛牢牢盯着这店里的每一个人。

5号和9号都是店里技术不错又会招揽顾客的发型师。相比9号为人精明,世故圆滑,5号就老实诚恳多了,或许正是他不太好意思开口让顾客买产品的性格,倒让客人总愿意买他的账。见5号做什么事儿都能想着要带着王源,碰到修剪染烫的活儿还肯提点王源两句,王俊凯心里便踏实了许多。

有人提点有机会观摩,王源自然学得认真。见他睁圆了杏眼害怕错过5号任何一个动作、得到提点害怕忘记而小声默念的可爱样子,王俊凯就忍不住想笑。

自己真是找到了个格外可爱的小徒弟呢。

不知道是光明正大看得太认真,还是店里音响夹杂着吹风机的声音太大声,王俊凯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好一会儿才被发现,只见他对着电话说了几句,突然向王源站在的窗边走了过去。

正在给女顾客修剪发型的5号倒是没注意,可站在边上的王源却吓了一跳。自己是王俊凯小徒弟的事情店里几乎没人知道,要是他现在跑过来指教两句,可不被店里那些成天盯着他瞧的小姑娘都知道了?

到时候……

“你怎么有空过来?进来喝杯咖啡吗?”

诶?

王源闻言悄悄侧过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偷偷热起来的脸白红了。原来落地窗的另一边站着一个看起来20刚出头的女人正在打电话。不用想,王俊凯电话的那头一定就是她。

侧过身子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太爱管闲事,一抬眼睛,王源却清清楚楚的从镜子里看到了落地窗外女人的样子。

她穿着一身剪裁利落的绀色鱼尾连衣裙,拿着手机的那只手臂夹着一个黑色的皮质手包,全身没有任何花哨的首饰或图案,却让王源这个时尚小白莫名地看出很好的质感。她戴着一副反光的复古墨镜,涂着比王源那天看到美容部小姑娘化的斩男色同款还要再明亮一些的唇膏,看似随意扎起的浅梨木色头发恰到好处地散落了一些,看起来像个打扮精致的韩国明星。

应着王俊凯的话,落地窗另一边的女生抬起手来晃了晃手里的星巴克纸杯,似乎在拒绝他喝咖啡的邀请。

“去逛街啊?要我开车送你们吗?”

王源听了撇了撇嘴,人家都不想和你喝咖啡了,还会稀罕你开车送?王源忍不住在心里不怀好意地腹诽着不要答应不要答应不要答应,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有些不太自然,连5号教他怎么修型都没听进去。

“好,那你们路上小心,啊!嘶——”

“啊对不起对不起!”

王源觉得自己真是糗大了,满心乱七八糟偷听着却突然被5号差遣去拿被借走的吹风机,一边顾着抬眼偷偷打量镜子里的情形一边倒退,一不小心便实实在在一脚踩在了还在打电话的王俊凯的脚上。

恨不得装鸵鸟一头埋地下算了。

温暖的手掌拉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他蹲下去给自己擦鞋子,王俊凯轻轻宽慰了他一句没事儿,就对着落地窗笑着挥了挥手。

王源忍不住侧身看了一眼,那女人用拿着手机的手朝王俊凯挥了挥,又笑着看了眼王源,勾勒得精致的红唇挑起了好看的弧度,竟然对王源也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

王源呆呆站着默默了一会儿。

“118,吹风机呢?”是5号的声音。

“啊?哦!马上!”

 

王源一个下午都没能好好干活儿。

这件事5号发现了,王俊凯发现了,王源自己也发现了。

他现在完全静不下心来学理发技巧,脑子里总是闪过王俊凯打电话时的声音和那个漂亮的女人最后对他挥手的样子。

喝咖啡、送逛街,这算不算耍朋友的标配?

还没谈过恋爱的王源小朋友想不明白。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真的是王俊凯的女朋友吗?不是的话,那他为什么又是约她喝咖啡又是要开车送她的?虽说王俊凯好像已经二十五岁了,有女朋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就是,就是觉得很不爽啊!

很漂亮又怎么样?很会打扮又怎么样?最后还对着他挥手,什么啊?算是挑衅吗?

王源真是越想越气闷,一张小脸早就盐了起来,帮顾客按摩的手劲儿也渐渐大了,引来那位顾客一阵酸爽呼声。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轻一点的。”

唉,无声地叹了口气。王源啊王源,你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

为了推进剧情,帮助害羞的两个人看清自己的小心思,特此加入了主线人物女一枚。

炮灰or助攻?

来猜猜看呀!

评论(54)
热度(358)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