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首席

首席

01-02   03  04  05

在狗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_(:зゝ∠)_


06.

在依蕾托的工作因为王俊凯的到来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他在晨会上明确指出了指导学徒的事情,又在9号给客人烫头发时发现王源没有在旁边跟着学习而是被派去洗头,9号就被店长拉去谈话了。即便9号不情愿的神情似乎更加明显了,不过从那以后,王源似乎就再没被使唤去洗头过,而是开始跟着学习一些“真本事”了。

真好呀!

第一次完完整整看到热烫全过程的王源一边忙着记流程一边感叹道,这才是来店里他想要学的东西啊!

不过王俊凯似乎和昨天的清闲完全不同,从中午吃完饭之后就忙着和店里的几位领导开会,一直到现在都没个人影。只在王源回员工休息室喝水的时候碰上了他一面,但也是急匆匆地说了句下班之后会到宿舍找他,就又去忙别的事情了。

“什么嘛,也不解释一下隐瞒身份的事情……”王源坐在高脚椅上百无聊赖地转来转去,杏眼看着正在蒸汽加热护理的女顾客的脑袋,借着店里的音乐声悄悄自言自语道。

不过每当你觉得无聊的时候,活儿也许就悄么声地来了。

“118,给客人按一下肩膀,我去给客人拿染发色卡。”9号带着个头上包着毛巾的男客人坐到了靠墙角落的位置。

“哦,好!”王源闻言立马站了起来,却见9号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跟那位男顾客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王源按照之前学过的按摩方法给那位男顾客按捏肩膀,他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坐下来的时候有着不小的肚腩,穿着倒算是考究。9号走之前他一言不发,王源还以为是个沉默寡言的顾客,便安安静静地认真按摩,才按了没两下,那位男顾客便开了口,问王源几岁了。

“我十八岁了。”王源一边保持着手上的动作一边像平时一样笑着谎报着自己的年龄。这也没什么奇怪,通常来店里的客人总会找他们聊天来打发漫长的理发过程,不过遇到爱聊天的客人不是什么坏事,这对他们打好关系推销产品也很有好处。

但那位客人说话的时候总是透过镜子紧紧盯着王源,虽然脸上带着笑意,这种眼神却总让王源觉得心里毛毛的,便也没了聊天的热情,支支吾吾地应付着,眼睛也只是看着自己的手,瞟都不敢瞟一眼镜子。

“像你这样的外形条件,又年轻,待在这种地方多可惜。”男顾客似乎是见王源一直低着头,便侧脸抬起头去看他,王源一对上他那双眼睛,只好干笑着应了声,转过头去看边上。

“9号怎么这么慢呀,要不我去找找他吧!”旁边的椅子空着,他们又坐在角落的位置上,王源莫名只觉得不安,偏偏9号去拿个染发色卡那么久了还不回来。

男顾客笑了笑没有应允,一双眼睛还是透过镜子牢牢盯着王源,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示意他要按摩这里。

“待在理发店里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不如来找我,我给你介绍个工作,保证你吃香喝辣的,想买什么都不用愁。”

王源心里咯噔一下,不安害怕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一张小脸满是藏不住的惊慌。他现在只想能快点逃开。可偏偏周围的座位都是空的,其他人都在前面的位置,9号也迟迟不来。

“你别怕呀。”男顾客的声音像是梦魇里的魔鬼一样纠缠不休又油腻地讨人厌,看见王源惊慌的样子竟然笑得更深了。

忽然,他伸出手一把捉住了王源放在他肩膀上按摩的左手。

从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的王源被他的动作吓得几乎条件反射地想要一拳打上去,但顾念着对方终究是客人,便还是赔笑着用力抽回了手,匆匆地开口:“我还是去看看9号找到色卡了没有吧!”

王源急着想要全身而退,却不想那位男顾客竟然像是下定了决心要死缠烂打,一边说着你怕什么别走呀,一边又伸出手来想要去拉他。

不知如何是好的王源吓得几乎想尖叫,这时,一根手臂挡在了自己的前面,接着耳边传来了此刻对他而言几乎像是救世主般的声音。

“先生,请自重。”

是王俊凯。

他像是千钧一发之际出现的勇士,坚定而又令人信赖地挡在了王源的面前。他拧着眉毛,平时温柔的桃花眼难得锐利了起来。他的声音没有淹没在音响里大声播放着的音乐里,而是用一种不胜在音量而胜在魄力的态度,不容置疑地压向了那举止怪异的男顾客。

“这里是依蕾托,是正规的美容美发店。每一位依蕾托的员工,都是受到保护的。”王俊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像是一座坚定的雕像。对待客人,他本可以不用这样把话得那么明了让人难堪,但一赶来便看到王源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只觉得怒火中烧地想丢掉二十几年来的涵养直接揍人。

“你!”男顾客被他的话弄得下不来台,却无奈是自己有问题在先,一时竟也无言以对。只好愤愤地扯下脑袋上包裹着湿发的毛巾往地上一丢,颇为狼狈地站起身来离开了。

 

“没事吧?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王俊凯双手扶着王源的肩,一双桃花眼来来回回地审视着他的每一寸皮肤,唯恐漏看一点,最后把目光焦急地落在了他的杏眼上。

“没事了,幸好你来得及时。”王源似乎心有余悸,脸还白着没有缓过来。

王俊凯拉着他坐在了员工休息室的椅子上,倒了杯温水递给他。“要不是听到前台的小姑娘在说奇怪的大叔又来了,9号还叫你去给他捏肩膀……啧,这个9号,我总要叫他卷铺盖走人!”

王源见他眉间拧着深深的川字,像是比自己这位当事人更加恼火。虽然自己也不喜欢9号这个“小气师傅”,但要是为了自己把他给炒鱿鱼了,王源还是有些不安的。

“总监,其实……”

“不是让你叫我凯哥么?”王俊凯伸出手来捋了捋王源额前的刘海,那是他亲手剪的,乖得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像个背着书包的好孩子,暖暖的指尖轻轻触到了他的额头,略作了一会儿停留,便离开了。“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只是那晚上的情况,说出来只怕你也觉得我是在骗你。而且,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拘谨的样子。”

王源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既然说了要做你的师傅,除了手艺之外,我……”啧,对上王源听到这话后抬起来的杏眼,黑葡萄似的眼睛湿漉漉的带着期盼和一丝羞怯,像一只躲在树丛后面偷偷瞧的梅花鹿。王俊凯忽然舌头像是打了结,不知该怎么把话讲下去,总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着一个好小好纯真的小孩儿,怎么说下去,都像是个在拐骗的怪蜀黍。

他没说完的话,王源倒像是听明白了,心里扑棱棱地跳着,面上倒是不显露出来,只是纯纯地咧嘴笑了,乖巧地道了声谢谢凯哥。

要说唯一的破绽嘛,也许就是那没法遮掩的红耳朵了吧!

————————

大家五一快乐!还有明天一天,抓紧玩儿吧~

评论(23)
热度(343)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