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抓到你(短完/男神学长凯X水手服源/甜)

抓到你




倒也不是个特别冷的天,王源裹着件黑色长风衣贼兮兮地从宿舍楼里溜了出来。今天星期三,是大学里的活动日,除了上午有节无关紧要的大英课,下午的课表一溜的空白,给学生自由支配时间,因此这会儿在校园里走动的人也不多,尽管如此,王源还是又把风衣拉链向上拉了拉,唯恐被人发现什么似的。


“王源,这里!”发小刘志宏站在事先约好的全家超市门口大着嗓门喊了一声,四周闻声而来的视线闹得王源更不自在了,忍不住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加快了步伐。


“什么啊,你穿了没啊?”刘志宏打量着王源黑风衣牛仔裤的打扮,一双圆眼睛就要朝他脖子那里望去。


王源毫不刻意的一巴掌将他推开,轻啧一声埋怨道:“穿里面了,总不见得一路穿着那身大摇大摆的过去吧?”


刘志宏嘿嘿笑了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那裤子呢?到那儿再换?”


“你够了啊!穿了衣服够给你们面子了,蹬鼻子上脸了还,当你源哥好欺负?”王源在外人面前大约是个暖男形象,对着刘志宏,那天蝎的小气魄可就原形毕露了。


“好吧好吧,阿龙他们几个被隔壁社团的妹子拉去当苦力了,不能亲眼看到真是可惜,叫我待会儿录个视频分享一下。”


王源苦哈哈地撇了撇嘴不再讲话,心里却是翻江倒海有苦说不出啊!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谁让他得愿赌服输呢?


 


事情还得从星期一晚上说起。那天他们哥几个社团活动结束得早,左右没什么事情可做,刘志宏摸出两副扑克牌,四个人围了张小桌玩起了七怪五二三。玩牌没个赌注总是不够劲儿,正巧共用一个活动室的cosplay社团的妹子拿了件蓝底白领巾的水手服进来,吐槽说淘宝卖家发错了货,要的女式给了男式。阿龙便贼笑了两声说不如用来当赌注,五局过后分最低的星期三穿上水手服去风云再起玩跳舞机。


天性爱玩的王源一听便哈哈笑着举双手赞成,满脑子想着阿龙自己挖坑自己跳地裹进那件水手服抖着肉玩跳舞机的搞笑样子。谁料人算不如天算,那天不知怎么的他手气特别差,大牌摸不着还老是被人抢分,最终五局下来不幸垫底,在哄笑中被他们塞了件水手服欲哭无泪的回了寝室。


 


刘志宏叨叨了一路,王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风云再起的黄色亮灯还是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万幸的是工作日的下午人不算多,要是被一群人围观自己穿着水手服跳舞,王源一头栽进娃娃机的心都有了。


刘志宏摸了钱包去买游戏币,王源视死如归地看着跳舞机上正在妖娆扭动的纯爷们发达的肱二头肌。


靠,自己待会儿是不是也会被人看成变态一样围观啊?


“买好啦,快上啊王源!”刘志宏咧嘴笑着从杯里拿出四枚游戏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做了个解拉链的动作,示意王源把风衣脱掉。


王源心里再一次问候了阿龙的破主意,闭着眼睛上战场般脱了风衣丢给刘志宏,夺过那四枚硬币,喃喃着早死早超生谁怕谁啊地走向了跳舞机。


“诶诶诶你干嘛!”一向跳起舞来手脚不太协调的王源对跳舞机实在是没什么经验,等他投完币不知所措的时候,刘志宏已经凑上前去帮他选好歌了。


甜美的妹子音出来的时候王源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踹了一脚大喊着快跳呀不然四块钱浪费了的刘志宏,认命地跟着屏幕里的软妹跳起了恋爱循环。


不得不说王源的舞技并不怎么样,但他的样子绝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蔚蓝色的水手服显得他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透亮,加上一些害羞的红晕,简直是恰到好处。白色的领巾和背后的方领随着他的动作飘动,带来青春活泼的动感。深色的小脚牛仔裤显露出他那令人艳羡的修长双腿,乖巧的小刘海儿刚修剪过,露出一点点眉毛,一点也不遮住精致好看的五官,让他一个男孩子穿着水手服也毫无违和感,可爱却不娘气,即便动作僵硬又慢半拍,还是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五米开外的工作台边,一双紧锁着那蔚蓝色身影的桃花眼眯了眯,不动声色地继续着手上的活儿。


王源从没觉得这首软萌甜蜜的歌曲那么长过,好不容易挨到最后一个动作跳完,他来不及看一眼得分,便逃也似的跳下跳舞机,一把拉过刘志宏手里的风衣穿上。


 


所谓无债一身轻,王源搞定了输了七怪五二三的惩罚,穿上风衣做回了“正常人”,便拉着刘志宏去玩别的游戏项目了。投篮太鼓玩了个遍,本想用完游戏币就走,谁知被一边的娃娃机里抱着大红包的颜文字君萌到了,奉献了好几个游戏币都没能抓到这圆圆脑袋的萌货,倒是燃起了王源的胜负欲。


拿着从刘志宏那儿抢来的所有剩下的游戏币,王源咬牙切齿地望着一玻璃之隔勾着小嘴卖萌的颜文字君,立誓一定要抓住它,刘志宏无奈的叹了口气,奈何对抓娃娃实在没什么兴趣,跑一边儿看人家打鼓去了。


“差一点点,别晃别晃……啊呀!”


捶胸顿足。


“起来起来……啊哟!”


怒投硬币。


“没错就是这样……我去就差那么一点点你你你!”


指着趴在洞口边的屁股骂。


眼看着杯子里的游戏币所剩无几,再这样下去全花光了也不一定能换来一个颜文字君。


靠,怎么这么衰呢最近!


“我帮你摆一摆吧。”一个略有些低沉却磁性满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源还没回头看看是谁便红了那一边的耳根,一回过头来,霎时从耳朵一路红到了脖子根,杏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穿着褐色胸口绣着风云再起logo卫衣也挡不住本身的帅气的人。


是王俊凯啊?


真的是王俊凯!吉他社的男神学长王俊凯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啊啊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话说出口的一瞬间王源真想拍死自己,心里想什么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呢,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会不会显得特别蠢啊。


没想到王俊凯轻轻笑了笑,还露出了鲜少见人的虎牙尖,“打工啊。”


王源现在真想趁着他打开玻璃门的瞬间一头栽进颜文字君堆里不见人了,该不会,他看到自己穿着那件鬼衣服跳宅舞的糗样了吧?


在男神学长面前丢脸丢到太平洋的,估计他是史上最可笑的一个?


正在王源低着头装鸵鸟的时候,王俊凯早就熟练地用钥匙打开了娃娃机的玻璃门,整理了被王源抓得东倒西歪的颜文字君们,特意将最靠近洞口的那两个摆到了最好抓的造型,利索地将玻璃门关好了。


“好了,再试试吧。”说完也不走开,抱着手臂站在边上一副我要看看的样子。


在男神学长的注视下本就技术不佳的王源更加懵了,投个游戏币都对了好几次孔,余光瞄到了王俊凯带着不明笑意的嘴角,耳根简直要烧到爆炸了。


纤长的手指握着摇杆,杏眼牢牢盯着摇摇晃晃的抓手瞄准那靠近洞口的颜文字君,啪的一声按下了红色按钮,心跳得快了好几倍。眼看着抓手抓住了颜文字君的身体,却因为脑袋太重又一头栽了下去。


“唉……”王源叹着气嘟了嘟嘴,只觉得自己和这颜文字君怕是真没有缘分,可王俊凯还是站在边上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也不好这么轻言放弃。


投进了杯子里最后两个游戏币,王源几乎不抱着什么希望了,握着摇杆来来回回,心想着花完这两个币就要和男神说拜拜了。谁知手上突然一暖,低头一看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手臂伸过来握着自己的手控制摇杆,王源惊得一回头,却对上了王俊凯近在咫尺的脸。那双桃花眼紧紧盯着抓手薄唇轻轻抿着,耐心的等待被王源移动多次而摇摇晃晃的抓手稍许稳定下来。王源觉得他们俩的姿势实在暧昧,自己几乎被王俊凯圈在怀里,耳根边都能感受到他浅浅的呼吸,不由得心里冒着粉红泡泡,歪着头也不去看那要抓的娃娃了。


“诶?”还没调整好位置抓手因为时间到了就自己下去了,又是抓着身体摇摇晃晃地功亏一篑。


没抓着颜文字君王源倒是不甚在意,那双暖暖的手从自己手上撤开了,到是叫他默默了一会儿。


王俊凯退开了一步摸摸鼻子,似乎对自己上手却没帮他抓到娃娃的事有些不好意思。


“算啦,看来是和它没缘分吧!”王源转过头来朝着王俊凯笑笑,黑色风衣里露出了点水手服的白色领巾,让他在娃娃机的霓虹灯下显得格外讨人喜欢。他拿起了放在娃娃机上的空杯子,打算去找刘志宏一起回学校,却被王俊凯一把拉住了手臂。


“怎么了?”圆圆的杏眼不解的望着王俊凯,听他嘘了一声,便乖乖的不说话了。


四下游人不多,边上的娃娃机也无人光顾,其他的工作人员也各忙各的,王俊凯见无人注意这里,便利索地用钥匙打开了玻璃门,做着摆放娃娃的动作,一手飞快地将一个抱着红包卖萌的颜文字君丢进了洞口,然后不露声色地把玻璃门锁上。


抱着这本以为不能带回家的娃娃,王源又开心又有着做了小动作怕被人发现的小余悸,用手不停地揉着颜文字君大大的脑袋,红着脸看向同样红着脸的男神学长,“谢谢你啊,我会好好对它的。”


王俊凯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轻声说了句没事。


眼看着刘志宏慢慢找过来,王源想着之后该怎么找理由见男神学长呢。


“那个,东门那家麻辣香锅味道不错,下次一起去吃吧!”摇着手里的颜文字君想给自己加油似的,王源红着耳根说出了这句话。


他大概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吧。


王俊凯垂了垂桃花眼有些不自在地轻声说了句好的,看着王源略显尴尬的样子,想是自己的态度让他会错了意。


“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吧,不然怎么约时间呢。”王俊凯摸出手机主动问,眼前那张小脸一下子雀跃起来连说几个好,忙不迭的挖出手机一脸期待的样子。


Yes!


对上十几步开外一脸终于找到你了表情的刘志宏,王源恋恋不舍地向王俊凯自己必须回去了,轻轻拍了拍颜文字君的脑袋,王源准备转身。


“你穿那个好可爱。”


“诶?”


“没、没什么,再见。”


 


“终于找到你了,这里那么多娃娃机我差点迷路!诶?王源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END——


大家过年好呀!好久没更新啦,感觉都有些生疏了。


这个小短篇灵感来源于年初一去风云再起抓娃娃,看到了一个穿水手服玩跳舞机的小哥,还跳得特别妖娆,哈哈哈。


想象一下小源穿着水手服跳宅舞的样子绝对可爱爆表呀,要晕倒了!


哈哈,大家晚安~

评论(44)
热度(870)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