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鲛人(中长/古风/王爷凯X鲛人源)

                    拾壹


拾贰

“源源……源源!”靠着岩石躺在海滩上的王俊凯在睡梦中呢喃着,忽然一个瑟缩,衔着梦中语拧着眉毛转醒过来。

清晨的阳光虽然和煦,却仍是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王俊凯伸手挡着,也不知有没有彻底醒过来。一点点光线从指缝间溜了进去,那双桃花眼,仍像是沉醉在梦中般不清明。他像是留恋着迷蒙的感觉,浑浑噩噩地不愿醒来。

王俊凯眯着眼睛回想着方才的梦。大海在他的脑海中一片氤氲,唯有那就在耳边的轻唤和呼吸显得那样真切又带着温度,仿佛那独一无二的气息都随着思绪渐渐馥郁起来。梦里的王源时而是远远的难以企及的如花笑靥,时而又是触手可及的不停呼唤着什么的焦急脸庞,分不清孰真孰假,却毫无意外的牵动着他的心绪。

一年以来,这张白净柔软的小脸无数次闯进他的梦里,却从未有过这样让人患得患失的感受。

哗——

浪头争先恐后地追逐上岸,打湿了滩头,又悄悄的退去了……

轻声抽气伸手揉了揉宿醉后有些胀痛的脑袋,王俊凯终于睁开了眼睛,长舒一口气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指尖陷入干燥的泥沙中,王俊凯曲起小腿,慢慢坐直靠在了岩石上,随着他的动作,有什么东西骨碌碌地滚落下来掉落在了滩上。

数十颗晶莹的珍珠沿着王俊凯的衣摆滚动,有些滚落在了泥沙地上,运气好一些的,卡在了他的腰间,沐浴着阳光,散发着无瑕的光芒。

细密的睫毛闪了闪,狭长的桃花眼瞪得浑圆,望着那落在自己腿边的珍珠,不动了。只是一瞬时间,王俊凯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沾上泥沙的苍白指尖颤抖着去捻那滚落在尘土中的颗颗洁白珍珠,难以置信地将它们拢在掌心,用白衫的长袖拭去上面的渣滓。

饱满圆润的珍珠随着他掌心的细微动作而轻轻互相触碰,发出细小而清脆的声响。

这声音太熟悉了。

一年前,当他伸手拉开那个抽屉的时候,珍珠相互碰撞发出的响声如裂帛般响彻心扉……

王俊凯踉跄着站了起来,飞快地转着身子扫视那宽广无垠的浩瀚大海,他口中无声地念着那个名字,掌心紧紧攥着的珍珠硌得他生疼却无暇顾及,只盼望着能从这映着清晨初阳的海面上望到那熟悉的身影。

真的是他?这不是梦!

胸中像煮着一壶烈酒般滚烫而沸腾着,王俊凯跌跌撞撞地跑向海边,顾不得碎石绊得他一个趔趄、冰凉的海水打湿他的鞋袜。他张了张嘴想要呼喊,到了嘴边,却又戛然而止。

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唤他到身边来呢?

他不禁哑然失笑,像是醉酒失心般笑道:“是你要赶他走的,是你自己要他走的啊……”

那笑声低哑,倒是比哭还难听。

 

“王爷?你可算回来了,”跟随王俊凯一同来到安溪的侍女蔚莲听到声响迎了出来,却见他满身污泥神思憔悴,不免担忧道:“王爷为何彻夜未归,又……狼狈至此?”

王俊凯闻言止步,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几乎瞧不出原本颜色的月白长衫。

“这衣裳像是在海水中浸过似的,都是盐粒呢。”蔚莲皱着秀眉细细打量着王俊凯身上的衣衫,屈身行了个礼恭敬道:“奴婢去替王爷找身干净衣裳吧。”

盐粒?

王俊凯抬手沾了些衣袖上的白色小颗粒,果然如蔚莲所说。他分明记得昨夜自己坐在海边吹风饮酒,可就算夜晚涨潮,也不至于衣襟上也浸在海水里,干成盐粒吧?

况且今日醒来,他并没有在身边找到酒坛,连身处的位置,也似乎离海远了许多。

那不知是真实还是梦中的王源焦急又吃力的脸庞再一次浮现在王俊凯的眼前,这一次,他像是用力在拖动什么似的,连他使劲时的憋气声也清晰可闻。

打点好一切的蔚莲回到殿前发现王俊凯仍站在原地凝眉思索,犹豫了一会儿小声提醒道:“奴婢让人准备了热水喝姜汤,安溪湿气重,王爷一夜未归,可不要受了风寒才好。”

不错,自己若是浸了海水又吹了一晚的海风,现在恐怕早已受冷发烧了,如何为这般安然无恙?此事越想越蹊跷,越想越不通,而且莫名总觉得和安溪这一带近来的渔民失踪事件颇有关系。

王俊凯猛抽一口气,眯了眯桃花眼。

事关王源,若是真与失踪案件相关,那么王源岂不是也有危险?

“我已伤他一次,怎能再让他为我身处险境?”

无论如何,亲自下海一探究竟,看来是势在必行了。


——————

最近在追芈月传,白天工作晚上都没时间写文,拖了好久_(:зゝ∠)_

然而这还是个过渡章……

相信我下一章会见面的!

昨天小源发的微博那么水灵灵,加上个鱼尾就是鲛人宝宝啦♪(^∇^*)

评论(40)
热度(449)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