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鲛人(中长/古风/王爷凯X鲛人源)

                  


拾壹

月光朦胧在云彩中,海面更加昏暗起来。秋夜里凉到刺骨的海水已经没到王俊凯的大腿处,可他仍旧毫无知觉地向大海深处一步步走去。

蛊惑人心的动人歌声仍旧在空旷的海面上回响着,连空气都氤氲起来,梦影雾花叫人看不真切。突然,几十步开外的海面上涌起一片气泡,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那家伙有着人类的上身,穿着残破腐烂的衣衫。消瘦的脸上有一只巨大的眼睛,这眼睛大得狰狞,几乎占据了脸部的三分之二,张张合合地望着猎物。一张露着尖牙的大口唱着与它外貌极不相符的诱人歌声,一双枯枝般的手掌牵动傀儡般召唤着王俊凯一步步向它走来。

东海的鱼妇,人身鱼尾,相传是已经死去的人和水里的鱼和蛇结合而成,没有过人的灵力和生存能力,却最擅长用美妙的歌声迷惑它的猎物。与鲛人的歌声不同,鱼妇这娓娓歌声一旦入耳便可夺人意识,化成幻境只让人看见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自己一步步朝它走近。猎物自投罗网,便可让鱼妇饱餐一顿。

眼见着海水渐渐没过了王俊凯的腰,一直躲在礁石后面的纤瘦身影灵活的向水下窜去,不过一瞬时间,哗的一声从水中探出身子,来到了王俊凯的面前。

他裸露的上身在皎洁的月光下翻出了象牙般美妙的光泽,一颗颗晶莹的水珠顺着肌理滑落,像是珍珠铺落在上好的丝绸缎面上。可从那根根分明的肋骨线条不难看出他的消瘦憔悴。黑曜石般的杏眼盛着满满的焦急,一双透着寒意的葱白的手抵在了王俊凯的胸口,无助的想要阻止他继续向大海深处走去。

“小凯?你醒醒!不要再往前走了……啊!”王源想要把王俊凯往岸上推,可醉醺醺的王俊凯本就脚步不稳,被他一推,便摇摇晃晃的摔倒在海里。王源慌忙将他扶起,可王俊凯还没站直便踉跄着想要继续朝鱼妇歌声的方向走去,王源手足无措地拉着他的胳膊,试着用手捂住他的耳朵却无济于事,怎么唤他他仍是呆滞着目光,傀儡一般地向前迈着步子。

看来只有除掉鱼妇,才能救他。

王源甩了甩鱼尾面向仍在歌唱的鱼妇,双唇翕动着默念母亲教给自己的咒诀,双手行云流水般起势,催动全身灵力汇于掌间,咬牙猛力朝鱼妇打去。

那灵力汇成的无形剑刃乘风破浪般朝几十步开外的独眼鱼妇攻去,集中念力歌唱引诱猎物的鱼妇无力躲开,惨叫一声跌落在水里,便再没了踪影。

失去歌声操控的王俊凯浑身一震,霎时瘫软如泥,跌进海里晕了过去。

 

王源有些笨拙地将王俊凯拉到了自己的背上,半背半拖地一点点朝岸边游去。额间细密的冷汗和海水混在一起,他不住地喘着粗气,连嘴唇都泛白起来。为了自己不受鱼妇歌声所惑,王源用灵力封锁自己的听觉,后又为了除掉鱼妇而用尽了全身力气。他本就不善打斗,性子一向是极好的,灵力也不算充裕,如此一来便叫他有些虚脱。可眼见王俊凯如断线风筝般坠进了海里,王源来不及思考,拖着越来越疲惫的身子,半游半爬地将王俊凯背上了岸。

临近岸边,他早已没有力气幻化成人形,只能拖着鱼尾撑着纤细的双臂一点点往海滩上挪。背上伏着的王俊凯仿佛有着千斤重,他却怎么也舍不得将他弃在潮水扑得到的地方,定要“走”到那远离潮水的岩石边。

小心翼翼的将他倚靠在干燥的岩石边,王源重重的倒在他身边,皱着眉急急地喘气。颤抖着握住王俊凯和自己一样冰凉的手,王源强迫着自己不能和他一样昏死过去,因为他知道,若由着王俊凯浑身湿透在海边吹一晚上的冷风,他一定会染上风寒甚至更严重。

王源费力地撑起身子,杏眼贪恋地在王俊凯的脸上流连了许久。

一年了,对妖而言,一年从来算不了什么。可对已修行百年的王源而言,这一年,漫长得像是又一个百年。那日负气从荣亲王府出来,他孤身一人在渝州逗留了三日,傻傻的期盼着王俊凯或许会回心转意,接他回去。最终却只得心灰意冷,踏上了回乡的旅途。回到故乡,却逢蓬莱弟子下南海除妖,于是便随着族人一起游往东海避险,这才能碰上前来查案的王俊凯。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王源死死咬着牙却仍是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伏在了王俊凯的胸口,小声的啜泣起来。他侧耳听着王俊凯胸前的心跳,双手死死揪着他的前襟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因为紧贴的身体让他不难感受到,王俊凯正在发抖。

可自己本就比人类低上许多的体温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王源懊丧地撑起身子,收起鱼尾让自己坐起来,用自己的双手揉搓着王俊凯的,企图给他带来一点温度。摩擦带来的热量可谓杯水车薪,王源挪了挪身子想离王俊凯更近一点,却在低头的瞬间瞥到了他腰间的一抹红色。

那灵鱼玉佩在月光下透着纯净的光泽,湿透的穗子耷拉在一边。

成双成对、形影不离……

他伸手缓缓摩挲着灵鱼的精雕的鳞片,光滑的表面可见它常常被人把玩,温润的触感像是透着力量,坚定着王源的决心。

闭上眼睛调息凝气,王源努力吸收着月光可以带来的日月精华。纤瘦的身体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不一会儿,他睁开杏眼,用冰凉的手指将王俊凯冻得发白的嘴唇张开慢慢俯下身子,用自己同样冰冷的唇贴上他的,将真气一点点输给他。

王源垂着眼帘,即便自己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过度使用灵力让他浑身冒着冷汗,他仍旧没有停下输送真气的意思。直到看见王俊凯的脸色一点点变好,身体也渐渐温暖干燥起来,他才离开了这柔软的唇,脱力般倒在了他的胸口,急促地喘着气。

还不能休息。

王源咽了咽带着血腥味的喉咙,伸手抹去了额头上密布的冷汗,暗暗提醒自己。

他多想靠着他就这样睡过去,但不可以。

 

苍凉的月光映着风平浪静的海面,空旷的海滩上,一只瘦弱的鲛人用纤细的双臂拖着无力的身子,一点点,一点点爬向大海,消失了……

————

年糕这周二更了,年糕这章爆字数了。

觉得年糕特别棒诶嘿!

评论(58)
热度(472)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