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鲛人(中长/古风/王爷凯X鲛人源)

              





王源走了。


虽然可谓是自己一手造成,但站在这样一个突然变得空落落的房间里,还是让王俊凯觉得这一切是不是来得早了一些。


侍女蔚莲偷偷用丝帕抹了抹湿润的眼角,唯恐自己流过泪的样子被王爷看去,勾起他更加悲伤的情绪。她和王源相处时间不久,从最开始对他鲛人的身份稍有抵触却又好奇,相处下来却是意外的和谐。她不爱说话,王源却相反。因此在这西厢里常常是王源含着笑滔滔不绝,她站在一边洗耳恭听。


他们之间的话题总是很单一,蔚莲知道,那都是王源最喜欢的。


一个是小厨房的点心,还有一个,就是王俊凯。


蔚莲从前听府里的小姊妹聊天时说过,王爷在办案处事时是多么从容果断,对待下人和气又宽严并济。可服侍王源的这些日子里,王爷的形象在她心里早就有了新的定义。她始终难以忘记那日王爷披着月光身背王源稳稳地走进房间的样子,那宽大的外衫将两人罩在了一起,与子同袍,仿佛他们已经融为一体,再难分离。他把他放在床上时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像是悉心呵护着脆弱的蝶翼,满心欢喜却怕伤及不敢用力,在更深露重的夜里因为不忍将他吵醒而任由他压着自己的外衫,只穿着一件单衣坐在床前。蔚莲站在门前静静地瞧着,他是那样爱怜地凝望着王源的睡颜,连背影都笼罩在一层化不开的温柔里。


那一刻她忘记了自己眼前的男人有着尊贵的身份,他也如寻常人一般,对感情珍视又无措。


“这个也没带走。”


不远处传来的低喃唤回了蔚莲的注意力,她看着王俊凯伸手轻抚着被放在床头的鲛绡。王源不去温华汤泡水的时候,就喜欢将它放在那儿,睡觉之前也是那样缓缓的抚摸着,思绪就慢慢飘远了,偶尔不知想到了什么,还会轻轻笑出声来。


王俊凯有些颓丧地坐在床沿,他还记得这薄如蝉翼的鲛绡里圆润温暖的肩头是怎样的触感,在水中是如何轻盈地随着他的动作飘荡。如今再细细触碰,却只剩下丝被冰凉的温度。


他坐在那里许久,不若平时端坐在案前的样子,脊背微微驮着,像是失了气力般。房间里静得只剩下窗外偶尔响起的树叶沙沙声,蔚莲垂着头,不忍再去看他。


王俊凯垂着头伸手触向垂在腿边的王源亲手带上的灵鱼玉佩。


“戴上这个便是成双成对、形影不离。我们一人一个,好不好?”


王源说话时绯红的脸颊和晶亮的杏眼仿佛还在眼前,可成双成对、形影不离的美意像是讽刺,叫手里孤零零的一枚玉佩摸着更加寒凉了。


“玉佩呢……也丢下了么?”后半句句子像是和一声长叹融在了一起,差点叫人听不真切。


蔚莲闻言抬了抬眼睛,复又垂下眼帘,抿了抿嘴没有开口。


撑着床沿站了起来,王俊凯缓步走到几步开外的梳妆台,上面除了木梳、篦子和两个简单的发簪之外,干干净净不再有他物。


总还记得每当自己帮他整理好衣裳,王源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跑出去玩了。他总是无奈地将他按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里嘟嘴不满的男孩儿忍不住的笑。


略带薄茧的手捏住了雕着花样的铜拉环,轻轻一拉。


刷拉——


几十颗珍珠随着空荡的抽屉被拉开而滚动,触碰到抽屉边发出清脆的声响,猛地聚到了一起,又慢慢散开了。


豆大滚圆的珍珠个个丰润饱满,透着洁白无瑕的光泽,在阳光下格外夺目。


王俊凯深邃的桃花眼呆愣地看着这几十颗璀璨夺目的珍珠,胸口像是被铁锤狠狠击中一阵闷痛,喉头也紧得生疼,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


“娘早就告诉我,鲛人的眼泪那么值钱,就是告诉我们要好好想想,为了什么人什么事哭,究竟值不值得。”


王源的话像是一根银针,一字一句地刺进他的心脏,虽不见血却疼得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笑着说自己和那些女鲛人不同,被奸人所害用鞭子抽打满身是伤也坚持着不流一滴泪。


因为不值得。


可这一抽屉几十颗散发着无瑕光芒的珍珠,每一颗都诉说着他有多在乎,他就有多痛、有多爱。


“呜……”蔚莲终是没有忍住泪水,控制不住的呜咽着。她忘不了那个晚上自己放心不下,悄悄来房间看过一次。


伏在梳妆台上哭泣的王源,一颗颗泪水化为了珍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梳妆台上。发现了蔚莲的存在后,他慌忙地一股脑儿地将那些珍珠扫进了抽屉里,背对着求她出去,不愿她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单薄的脊背却控制不住地抽动着。


骨节分明的手指颤抖着触碰着浑圆又冰冷的珍珠,啪嗒一声,不知哪儿来的水珠,滴落在上面,一颗又一颗,溅开了晶莹的水花。




————————


其实之前就写好了,但昨儿是源宝宝的生日,自然要甜甜的开开心心的,所以就一直拖着没发啦~


从开始虐的时候就好多人套我麻袋QAQ我只想说好汉饶命,不要涮年糕啊_(:зゝ∠)_

评论(72)
热度(569)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