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鲛人(中长/古风/王爷凯X鲛人源)

          


连着几日,王俊凯让自己埋首于案牍之劳,每每王源找来,他都以事务繁多为由,只谈寥寥几句,便劝王源自己去花园里玩或者去温华汤泡水。王源将信将疑,却总还是乖乖出了书院。

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王俊凯将手中的文书厌恶地向前一推,闭着眼睛假寐。案牍劳形与他内心的烦闷相比根本不足一提,每一次看着王源欲言又止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书院,他的心里何尝不是阵阵钝痛,紧紧握着狼毫唯恐自己一个心软便叫住了他。王源的侍女蔚莲每日都来报说他用膳用得很少,整日恹恹的少有兴致,甚至有一次还发了脾气。这更让王俊凯着急,他本就那么瘦,好容易长出些肉来,难道又要瘦回去不成?

要解决这些问题,实在不难,跨出这书院便好。

王源可以懵懂,但王俊凯已然将他那繁乱的感受梳理清楚,再清晰不过了。

他对王源,有了不该有的情感。

他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他知道,和王源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就会有越多的地方,让他情不自禁。

然人妖殊途,这种情不自禁,该有多危险。

更何况,王源终究是属于大海的。鲛人世代群居,又有着自由自在的天性。若真的留他在自己身边,拘在那一方小小的池中,再华丽的宫殿,也终究是用大理石砌成的牢笼。

因而唯有不见面,任由思念成灾,将他拒之门外。

“笃——”尽管侍女以尽量放轻了手脚,碗碟触及桌面时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让小憩中的王俊凯睁开了眼睛。

粉白的枣泥山药糕被摆出了漂亮的花型,放在青花碟子里煞是好看。

这原是他最喜欢吃的。

“给西厢房送去了吗?”桃花眼慢慢抬起,貌似不经意的开了口。

“回王爷,本就是西厢房的蔚莲吩咐小厨房做的,西厢房的公子一向喜欢小厨房做的枣泥山药糕。可听说这回似乎不对公子的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闻言,王俊凯若有所思的拈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细细咀嚼。

“你下去吧。”

枣泥山药糕还是那个味道,只是心境不同,感受也不再罢了。

既然决心已定,再拖延下去,也只会叫双方都更加痛苦。

 

王源百无聊赖地侧坐在榻上,两眼对着那一小缸金鱼发呆,偶尔拈起一点鱼食,稀稀落落的撒进了水里。

“照你这样喂,这些个鱼儿都要撑破肚皮了。”

熟悉的声音让王源浑身一震,手上的鱼食撒了一桌,杏眼难以置信地向门口望去,下一秒,便生出一层薄薄的雾来。

王俊凯迈开步子慢慢走近,攥着的拳头不由得紧了紧。王源越是这样,他的心便揪得更加厉害。

“你终于有空可以陪我了吗?”王源站起身来猛地扑到他怀里,两人腰间系着的灵鱼玉佩触到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我还以为你要永远待在那个小房子里看那些奇怪的纸头,不会再陪我一起了。”

被抱住的身子一僵,王俊凯有些无措地展开了两条手臂,不知该如何是好。在他的记忆里,王源似乎从未有过这样主动的行为,可怀中的软玉温香实在叫人贪恋,令他无法抗拒地用有力的臂膀将他环抱住。

也罢,只当是最后的一点念想吧。

酸枝木圆桌上摆放着一盘盘精致的菜肴,几样在渝州特别难得的海鲜被王俊凯挪到了王源面前,海虾、花螺、海蜇,光闻着这来自海边的鲜香气就让几日食欲不振的王源食指大动。

王俊凯见他握着用得还不算熟练的筷子去夹那白灼的海虾,葱白的手指灵活地剥去虾壳,一脸满足地送进嘴里。

“嗯!这虾好新鲜,只是还不如我们南海的大。”提起家乡的美食,王源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那里还有特别大的龙虾,逃起来可快了,但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王俊凯放下筷子,牵着嘴角听他用那薄荷般的嗓音绘声绘色地讲着他和同伴一起捉海鲜吃的小故事,桃花眼直直地望着那碧色的眼眸,仿佛那里,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

“这么好啊。”

“是呀,若有机会,你真该去那儿看看。”王源忙不迭的点头,用勺子舀了些海蜇,弯弯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豪感。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王源嘎吱嘎吱地嚼着海蜇。

王俊凯垂着眼帘,细密的睫毛颤了颤,那在心里想了多遍的话几次到了喉咙口,却又咽了下去。下定决心般无声的吸了口气,抬起眼睛再次望着他。

“其实……你的伤早已痊愈了,”深邃的眼眸晃了晃,终究是无法再狠着心望着那片大海,“若要启程回乡,我也可以安排。”


——————

如大家所想,开始虐叻_(:зゝ∠)_

如大家所想,kbb要劝ybb回家叻_(:зゝ∠)_


评论(53)
热度(487)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