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噜卖年糕

微博@呼噜噜卖年糕 一起来玩吧~

【凯源】鲛人(中长/古风/王爷凯X鲛人源)

        


西厢的烛火晃了晃,烛泪缓缓的滴进银盘里,慢慢的干涸凝结起来。王源沉沉的在床上睡着,一只手抓着被角。那只手上还附着另一只手,是王俊凯的。

王俊凯在王源的床边默默了许久,他好像想了许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没在想。一炷香之后,他便伏在王源的枕头边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源在梦中转了个身,恰好烛影晃了晃,便皱了皱眉幽幽地醒来。

他有些迷蒙的看着这略显陌生的房间,仍然带着点醉意,忽然觉得手上暖暖的,侧过头一看,才发现王俊凯伏在床边睡着了。

还带着点迷茫的目光盯在他身上许久,王源突然长舒着一口气笑了,小心翼翼的伸出没有被握住的那只手,若有似无地碰触着王俊凯熟睡的侧脸。朱唇微启,杏眼低垂地看着那人的睡颜,许是酒意作祟,他竟不由自主地开口,唱起了家乡鲛人一族专对情郎歌唱的情歌来。

仍是听不懂的歌词,可清流般的曲调却成了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缠绵的歌声,如同诉说着深深的思恋。这首古老的情歌,是鲛人一族热恋、求偶的方式,它带着神奇的魔力,能将爱你的人引来,尽情地抵死缠绵。

只见原本熟睡的王俊凯慢慢转醒过来,原本附在王源手上的那只手紧紧握住了他的,一双桃花眼黑得深邃,也不知是梦是醒。猛地拉过慢慢噤声的王源入怀里,鼻尖厮磨着他的耳畔,尽情地嗅着他身上特别的香气。有力的双臂将单薄的身体牢牢地箍住,大掌煽情地抚摸着王源敏感的腰侧,宽松的白色寝衣被他揉的愈加凌乱,一溜漂亮的锁骨滑了出来,更为这房中景色添上了一些旖旎。

“源源……源源……”耳畔的热气让王源瑟缩着,王俊凯似梦非醒地不停唤着王源的名字,甚至用虎牙轻轻磨咬着他的耳垂,两具胸膛紧紧地贴合着。

王源跪坐在床上半眯着眼睛喘气,直到一霎那间被夺走了呼吸。王俊凯的吻与他清醒时的温柔截然不动,霸道得如同洪水猛兽,毫不留情地吸着那软嫩的唇瓣。王源没有功夫去想为什么王俊凯会在他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产生这样的反应,也没有功夫去想自己为什么会沉沦在这个温暖的胸膛和动情的耳鬓厮磨和唇齿相接里,他只是随着身体的本能,张开唇瓣,伸出柔软的小舌与它共舞。

王俊凯的入侵猛烈地让他的腰再也支撑不住,两个人交叠着,直直地倒在了床上,而正是这一刻,王俊凯宛如灵魂出窍一般,两眼一翻,倒在了王源的肩头旁边,不省人事。

被蹂躏得微微红肿的唇瓣翕动着喘着气,王源的喉结动了动,舔了舔嘴角的湿润,失神的眼角望了望伏在自己肩头恢复熟睡的王俊凯,勾起嘴角,甜甜的笑了。

这个夜晚,会成为王俊凯被吞噬掉的一场梦。可他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他这样热烈的喜欢自己的模样。

 

王俊凯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因为他看见了浩瀚无垠的大海,那是他从京城辗转来到渝州的旅程中曾经见过的景象。

波光粼粼的海面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可他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笑、在玩闹。王俊凯闪烁着目光望向声音的源头,一只有着天水碧色鱼尾的鲛人半坐在海边的岩石上,他用他那在阳光下折射出漂亮色彩的鱼尾调皮的拍打着海面,和他的几个同类玩着泼水的游戏。

忽然,他好像看见了什么,便弯下腰仔细瞧着沙滩上的小东西——那是一条不小心搁浅了的小鱼。只见他挪了挪身子,鱼尾轻盈的一甩,将那奄奄一息的小鱼甩进了海水中。

海风吹起他及腰的黑发,王源仰着头,眯着眼睛享受着习习凉风,扬起的头部带出了一条优美的脖线,仿佛要乘风飞去,又宛若画笔细细勾勒般精致巧妙。

随着水花飞溅的清脆声响,王源轻巧地从岩石上跳入海面,嘻嘻笑笑地跟随着他的同类唱着清泉般的歌儿像大海深处游去。

站在岸边的王俊凯用尽了全身力气却迈不开步子,想叫唤不发出一点声响,唯有暗暗握拳,眼睁睁看着王源慢慢成为一个小点儿,消失不见了……

猛地打了个寒战,王俊凯眨了眨沉重的眼皮转醒过来,迷蒙中对上一双眼睛,定睛一看,却是侧卧在床上一错不错望着自己的王源。

“你醒啦,”王源眉眼弯弯,露出一小截可爱的兔牙,脸颊不知为何透着如桃花般好看的颜色来,“我听到你一直在叫我,你梦到我了吗?”

王俊凯哑口无言,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王源解释,默默坐直了身子,动了动似乎格外疲惫的有些僵硬的胳膊。

“你梦到我在干什么?这么急着叫我。”王源也跟着撑起身子,丝滑的薄被随着他的动作滑下来,黑发自然地披散着。王俊凯微微挑了挑眉,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今日的王源特别不一样。

王源仍是没有得到回答。王俊凯从一边的架子上拿来干净的衣服,把王源从被子里拉了出来。之前从未替他人穿过衣服的王俊凯,在王源化为人形后就一直当仁不让地负责帮他穿好衣服。他吩咐给王源做的衣服大多颜色鲜嫩,昨日的浅粉、今日的鹅黄,都衬得王源特别乖巧可人。

“你想家么?”莫名的提问,王俊凯的声音带着一点不明显的干涩,桃花眼扫了王源一眼,又垂下来仔仔细细地帮他套上外衫。

似乎没想到一直沉默的王俊凯会突然开口,王源愣了一下,抬起手臂任他帮自己拉好衣襟,漫不经心地答道:“当然啦,我已经离家许久了呢!”

在他胸前扣着盘扣的手指顿了顿,旋即灵活地将扣子扣上。

“是啊,确实太久了。”


————

这一张卡了很久,一方面是实习有点忙,另一方面是我真的卡文了_(:зゝ∠)_

还好有居家旅行必备老泡,帮我出了很多主意哦!对你爱爱爱不完(づ ̄ 3 ̄)づ

评论(49)
热度(518)
© 呼噜噜卖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